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所有分类

所有分类

品牌专卖全部品牌

© 2005-2017 母亲离我而去已经四十个年头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当时的一些记忆也漫灭如古碑模糊难辨。母亲像飞天的嫦娥说走就走惹我碧海青天夜夜心一次次地思念。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如果娘在天上能享些福分我们沉于没有阳光的苦难也认了。 母亲你好吗我知道母亲不会走远她舍不下我她肯定会选一个方便的视角看着我就像我藏匿于身体背面的灵魂。她那双粗糙的长手说不定这一刻或者下一刻会温热地伸过来抚去我的眼泪或者指手画脚站出来,整饬我的行为继续她打孩子疼在心里的怪诞理论。我惶惶然处于惊恐和机敏之中因为我参不透阴阳二界也觉察不出她的藏身。我清楚母亲不会惊吓倒我我也不敢无事生非母亲疼我是全村老少都知道的事实并为我的兄弟妒忌。我是亲叔叔眼里的死藤南瓜我的生命比裹在滑腻晶体里的黑蝌蚪还卑贱设不了防随时都会填了鱼鸭的肚腹。小姑则咒我荔枝男草蛇灰线的命脉仅靠难得的干荔枝才侥幸吊住了。又黑又瘦疝气鸡盲眼肾炎病连着病我先天不足也许我的前世是个江洋大盗整这么个惫懒身子来现世赎罪。最丑的孩子也是孩子人家的癞子自己的太子母亲没舍弃我,却怕我碎了迷茫地抱着我她常作这般发问。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